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青春励志

医科博士一夜情难脱手,顶缸弟弟发飙了

发布时间:2020-02-22


  唐泽出生于安徽省阜阳农民家庭来自。他是长子,妹妹唐笑,小弟唐泽浩。唐泽考上了上海某医科大学,之后获得了赴德๑留学读博的机会。两年后,他学成归国,在上海某医院内分泌科当了医生。期间,他多次主持大手术,是个年轻々有为的博士医生。

然而,他的妹妹唐笑和弟弟唐泽浩就普通了。唐笑高中毕业后在家务农,之后,与同村的小伙马家栋结婚后,生下女儿。弟弟唐泽浩初中毕业后去了深圳。他把挣来的钱按月寄给在哥哥,唐泽大学四年,一半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是弟弟给他的。

唐泽回国后,通过关系给─━弟弟在上海找了份超市当保安的工作。虽收入不高,但条件比深圳好,唐泽浩也很满意。唐泽又把妹妹接到了上海,给她找了打扫卫生的工作,妹夫马家栋在医院做护工™。除去在上海租房开支,他们每月还有不少结余。这样把弟妹都安排好了,唐泽才安心下来。

唐泽出国留学前,与大学同学陈雯结了婚。陈雯是江西人,与唐泽在同一医院工作。●对于丈夫对弟妹的关照,没任何怨言。

陈雯生下了女儿。女儿刚半岁,陈雯有机会到法国去学习半年。但唯一的牵绊是女儿太小。唐笑听说后说,“要是你们放心,小侄女就交给我吧。”

陈雯远赴法国。唐泽▓的工作很忙,唐笑就干™脆把小侄女接到自家,唐泽每月给妹妹3000元生活费。除了偶尔去看女儿,他把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。⊥平时,他只能在网络上与妻子互诉相思。

几个男同事约着要去酒吧,唐泽去后才发现,竟有小姐陪酒。同事请了几个小姐,大家一起喝酒。听到一个∈女孩带着安徽腔,唐泽一打听,Ψ得知女孩叫吴丹红,是安徽人,且离阜阳不远。唐泽有了种老乡的相惜之情。当晚,他给吴丹红留下手机号。ы

几天后,吴丹红给唐泽打电话,说有老乡到上海来看病,需要住院,医院却说没床位,想请他帮忙来自唐泽没拒绝,帮吴丹红的老乡安排了床位。吴丹红感激地要请他吃饭。席间,唐泽知道,吴丹红家在农村,还有两个妹妹,父母身体都不好,就指望她在上海挣钱养家。

看着吴丹红,唐泽的心里有了怜惜。吴丹红知道唐泽的妻子远在∽法国求学,女儿在妹妹家,就常来找他。时间久了,唐泽对吴丹红竟有╱╲了种莫名的感情。

一个雨夜,两人再次见面,唐泽鬼使神差地把她带回了家。一进家门,吴丹红就脱去了外衣。与妻子长期分居,再加上女孩投怀送抱,唐泽不顾一切地把吴丹红推倒在床上……

第二天早上,唐泽看到吴丹红躺在身边,愧悔交加。他拿⿸出500元给她:“昨天的事是我不对,以后别见了。”吴丹红推开┊┋钱:“我不要你的钱。”说完,起身离开。

吴丹红走后,唐泽怕她再来找他。从内心说,他深爱着妻子,做了如此愧疚事,他决定再也不见吴丹红,让这孽情烟消云散。

与吴丹红发生了关系后的几天里,唐泽每天下班,就赶到妹妹家。把女儿抱在怀里,他才觉得踏实。然而,唐泽最害怕的事还是来了。

吴丹红打电话给唐泽。唐泽硬着头皮接了。吴丹红约他晚上见面,唐◑↔↕▪泽很迟疑:“有什么事就电话说吧,见面不大好。”吴丹红有些生气:“那就到你们院☞长那去说。”唐泽一听这话,只好答应。

推荐阅读:窥视女博士“污点”隐私,卑微的哥成魔鬼

晚上,吴丹红说:“本来我也不想再找你麻烦,可我怀孕了。”唐泽五雷轰顶:“这怎么回事啊?”吴丹红听出他的话外之音,“你不信孩子是你的?那好,我把孩子生下来,做亲子鉴定。”唐泽吓住了,“那你想怎么办?”“你带我去做人流,完事后各走各的。你是医生,这对你来说是不为难吧?”唐泽应允了。

第二天,唐泽在妇产科找了位熟悉的医生,为吴丹红做了人流手术。手术后,唐泽给了她2000元:“买些补品吃吧。”这一次,吴丹红没拒绝。

唐泽以为这事结束了,可没过几天,吴丹红再次要求见面推荐一见面,吴丹红开门见山:&l※dquo;我现在不想再干这行了,想找个可靠的人结婚‰。给我介绍个吧。”唐泽愣住了。吴丹红说:“你放心,我做过小姐的事,你不说没人知道,我就想۞۞找个老实Ↄ人好好过日子。这次后,我绝不再找你麻烦。”

唐泽答应了,但一时半会可没合适的,让她耐心等等。但吴丹红却好★像急不可待,不停追问。这事确实让唐泽左右为难。如果┕真在医院帮她找,日子长了,谁能保证她当小姐的经历不暴露?更可怕的是,如果对方知道了她曾跟自己有过一段情,还不打死他?

唐泽左思右想,怎么想都觉得这事不能办。但吴丹红却不断打电话,后来甚至找到门诊来。她话里话外流露出的意思是,如果唐泽不尽快给她找人结婚,她就让他身败名裂。

在吴丹红的逼迫下,唐泽几近崩溃。一天晚上,唐泽去看女儿,弟弟唐泽浩也在。唐笑对哥哥说:“你看小浩也大了,你们院里有没有合适的护士?”听着妹┆┇妹的↑话,唐泽心里一动Ч。

第二天,他主动电话给吴丹红:“我给你找了个人,条件可不算好,你看看。不行,我就没法了。”吴丹红听说他给介绍的是他做保安的弟弟,犹豫了会儿说再考虑。

几天后,吴丹红同意见面。唐泽想,吴丹红肯定看不上弟弟。这样对她也有了交代,以后就不会再烦他了й。而他向弟弟隐瞒了吴丹红的身份,只介绍是安徽老乡,在打印社工作。

不久,唐泽安排两人见了面。唐泽浩对吴丹红一见钟情。出乎唐泽意料的是,吴丹红竟答应了。

陈雯从法国回到上海,听说小弟要结婚,她忙着和家人一起帮弟弟操办婚事。

吴丹红和唐泽浩结婚。

婚后,唐泽浩夫妇相安无事。唐泽心里的包袱终于放下了。每逢节假日,唐泽和陈雯都♨要把弟弟、妹妹一家接到家里吃饭。吴丹红对陈雯敬爱有加,对唐泽浩一副恩爱神情原文唐泽很是开心,想起从前的事,他充满愧疚。他常叮嘱弟弟,让他善待吴丹红。然而,平静的日子只持续了两年多。

唐泽浩突然找到哥哥说,吴丹红失踪了。唐泽大惊,忙追问缘由。原来,春节期间,吴丹红带着唐泽浩回了老家。在那里,唐泽浩隐隐约约地听说,吴丹红曾在娱乐场所工作过,他不信,追问妻子。吴丹红什么也不肯≤说。回到上海,吴丹红接了几个电话后,就心神不宁。不久前,她说要出去,结果就再也没回来。唐泽浩发现,她走时还带走了自己的一些金银饰品和几套衣物。

唐泽紧张起来,他知道,吴丹红定是跟从前的那帮人又混在了一起。他安慰弟弟:“没关系,她▷可能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,散心去了。&rdqu◎o;

但吴丹红一走就没了消息。唐泽浩没事在哥嫂前长吁短叹。陈雯也追问丈夫:“吴丹红是¤你介绍的,她到底什么底细,你倒说清楚啊!”唐泽推ⓞ说:“∩我也是转了几个弯认识的,哪里知道。”

尽管着急,但唐泽知道,吴丹红一定不会出事,相反他隐隐盼着吴丹红最好永远不要回来。这样,他们的事就成了永远ぁ的秘密。

然而,唐泽浩岂肯放弃。他锲而不舍地给吴丹红打电话,尽管吴丹红的手机永远关机,但他还是不肯放弃。

唐泽浩又⌒拨打吴丹红电话,他惊喜地听到电话通了,“丹红,你哪儿?出什么事了?”吴丹红平╪静地说:“我没事,泽浩我们离婚吧!”唐泽浩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好不容易找到妻子,她竟开口就提离婚。这是怎么回事啊?唐泽浩还要说什么,吴丹红已挂断了电话。

唐泽浩找到哥嫂,痛哭流涕地讲述了吴丹红要离婚的事。背着弟弟,唐泽打通了吴丹红的电话。没等他开口,吴丹红说:“你不用劝我,我是一定要离婚的,因为我根本就不爱他。当年我没骗你,我确实想找个男人好好过日子,可我结婚Ⅵ后,才发觉这样的生活并不适合我,我们在一起不幸福。”唐泽知道事情无法挽回,但他不敢把吴丹红的真实态度告诉弟弟。

吴丹红回到上海办离婚手续。唐泽浩苦苦哀求,希望她回心转意。吴丹红态度却很坚定

回到上海后,吴丹红住在朋友家,唐泽︴浩几乎每天都去找妻子,一坐就是几个小时,弄得人家很烦。渐渐地,吴丹红也没耐心了。

10月23▂▃▅▆█日,唐泽浩又找到吴丹红,不断地请求她不要离婚。吴丹红被逼急了,“你这人怎么这不要脸,我是你哥玩剩了的女人,扔给你,你还当个宝不放手!”

唐泽浩惊呆了:&ldqΘuo;你再说一遍!”吴丹红见他脸色铁青,〓不敢再说。唐泽浩却不依不饶,吴丹红索性把自己跟唐泽间的来龙去脉和盘托出。

听完吴丹红的话,唐泽浩呆住了。坐了会儿,他才面↓无人色地走了。路过一家超市时,他机械地走进去,买了把大号水果刀揣在口袋里。径直到了唐泽的医院,冲进了门诊。他推开层层围绕着的患者和护士,狠狠地把水果⊿刀刺向哥哥的身体……

周围的患者和医护人员惊呆了,急忙扑上来拉开了唐泽浩,马上向110报警,倒在血泊中的唐泽则被送进了手术室。经检查,唐泽被水果刀刺中下腹部,因为没伤及内脏,生命没有危险。但因失血过多,须住院治疗。当大家得知刺伤唐泽的竟是他亲弟弟时,人人都觉得匪夷所思。

陈雯百思不解地问丈夫:“ⓛ泽浩为什么要跟你动刀?你们发生了什么事?”唐泽沉默不语。

陈≈雯又赶到派出所,见到唐泽浩。她责问弟弟:“你为什么要杀你哥?你疯了吗?”唐泽浩面对刑警的询问,一直不肯开口说话,见嫂子来了,他再也忍不住心头的伤痛,放声大哭。他把吴丹红所说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嫂子。陈雯不敢相信:“你太冲动了,只听了吴丹红的一面之词,你问过你哥吗?”唐泽浩沉默了。

陈雯追问丈夫此事。唐泽默然了很久,沉重地点了点头。陈雯怒不可遏地夺门而去。听说哥哥被刺伤,弟弟进了派出所,唐笑心急如焚,骑着自行车赶往医院。在路过一路∮口时,因心急神慌,竟被一辆货车卷入了车轮下。ρ

经诊断,左边三根肋骨断裂,左腿和左臂大面积软组织挫伤。远在安徽的父母听说三个儿女一下都出了事,老父亲突发脑溢血,一夜之间就离开了人世。

家里一系列重大变故,唐泽只好从病床上挣扎起来。他赶到派出所为弟弟求情,表示自己也不会追究弟弟的刑事责任,让他们放了弟弟。派出所给他和唐泽浩做了笔录后,让唐泽浩回了家。唐泽浩从此没再跟哥哥说过一句话,他每天守Щ在姐姐唐笑的病床前,神情呆滞。吴丹红得知唐家发生了如此惨烈的变故,起源皆因自己,黯然离开上海1.6.3.女.人.网

陈雯带着女儿搬到了朋友家里,与唐泽正式分居。

(因涉及隐私,文中主人公为化名)